一秒記住【新筆下文學 www.gwqrmj.live】,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大家走!”

    左風幾乎用出全力喊道,確保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能夠清晰的聽到。而他的聲音響起的同時,身邊的所有人,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

    當聽到左風命令的一瞬間,所有人都立刻起身,跟隨著當先飛掠而起的左風向陣法外沖去。早在左風起身的一瞬間,身邊的大陣就已經在他的操控之下,靠近西面的一側,已經完全開啟。

    之所以要如此夸張的開放陣法,主要原因還是隊伍之中,除了感氣、納氣的強者之外,另外還有一部分淬筋期和煉骨期的小武者,以及十幾個是沒有半點修為的普通人。

    左風不可能拋棄任何一個人,所以在動身離開之前,他就已經專門吩咐過,在撤退的過程中,每一名沒有修為的人,都由誰來負責照顧帶著趕路。

    可以看到一部分洪城武者,還有左家村的人,各自帶著一名沒有修為的武者飛快的離開。而那些淬筋和納氣期武者,他們便只能依靠自身的力量來趕路了,畢竟如果全部負責照顧這些人,那么根本就沒剩幾個人能夠與對方交戰的了。

    就在左風等人動身的一瞬間,琳瑯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接著就將注意力放在伯卡凝聚出來的誓咒上,伸手向其輕輕一招,那漂浮在空中的誓咒,便直接朝著他飛去。

    這誓咒是伯卡凝聚而出,他就算想要將其收回,都需要一連串復雜的手段,而且想要解開誓咒會對自身造成巨大的傷害,這一過程要耗費不短的時間。

    而在場有一個人,可以輕松的控制這誓咒,他就是誓咒的接受者琳瑯。當琳瑯身體中,有著淡淡的魂力釋放而出后,那誓咒便自然而然的向其飛去,并徑直融入到琳瑯的身體之中。

    一名武者有些焦急的問道:“琳瑯大人,那些逃跑的家伙,我們要如何處理?”

    琳瑯淡淡的朝著正逃跑中的左風望了一眼,隨即冷笑著說道:“他們想要逃走?簡直就是異想天開,帶著那么多的……嗯?怎么會只有這么點人?到風雁交易行內,給我仔仔細細的搜查,不要放過任何一處角落。”

    聽到琳瑯的命令后,數名新狩郡武者,飛快的朝著下方沖去,此時大陣就保持那種半開放的狀態。幾人沒有任何阻攔的沖入其中,以十分野蠻的方式,直接開始拆除建筑物搜查,仔細的沒有落下任何一處細節。

    琳瑯卻是并未去理會風雁交易行,而是目光灼灼的望向琳鵠和曾江等人,在釋放誓咒的同時,伯卡便已經脫離隊伍。琳鵠和曾江心中雖然對伯卡充滿怨恨,但是偏偏無能為力。

    一來身邊還有無數的魂師和新狩郡武者,此時還在發動攻擊,而且就算分出幾個人,也根本不是凝念期三級伯卡的對手。

    此時的伯卡并沒有生存下來的喜悅,其臉龐上滿是灰敗和黯然的神情,雖然成功的活了下來,可是自己卻永遠失去了自由。

    充滿諷刺的是,自己一心想要利用左風,一心想要拖左風下水,而自己現在已經獻出誓咒,對方卻帶著人趁機逃走了。說起這樣的結果,其實有一部分原因,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而自己當時提出投降,就是要以這樣的形勢逼迫左風逃走,結果左風表現的無動于衷,琳瑯又是步步緊逼,最終伯卡也是在一種無可奈何的狀態下,最終選擇了真的獻出誓咒而投降。

    可是當琳瑯收取了誓咒的一瞬間,伯卡卻是猛然清醒,在這一刻他的內心中已經被懊悔所充滿。他知道自己的一生都毀了,雖然活著卻未必比死了強。只要對方掌握誓咒,自己就要做琳瑯最衷心的狗。

    不要說自己當初的豪情壯志,不要說自己曾經的夢想和追求,自己從今天開始,就是琳瑯手中的一個扯線木偶,哪怕對方讓自己斬殺親生父母,伯卡都無法做出反抗。

    當伯卡緩緩靠近琳瑯的時候,原本隊伍中的防線,也開始變得混亂和騷動起來,本就難以支撐的防線,到了這個時候更是無力抵抗。

    琳瑯卻是好整以暇的緩緩舉手,當其抬起手來的一刻,包括灰刃在內的一群魂師,還有自己手下的新狩郡武者,都第一時間停手。

    “我再重復一遍,只要獻出誓咒和一絲靈魂,從此成為我麾下的一員,我保證留下你們的性命,同時能夠保證,不會讓你們變成我的傀儡。”

    琳瑯在說話之時,淡淡的朝著身邊看了一眼,目光正落在他身邊僅剩的五名黑甲武者身上。

   &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武逆焚天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瘋橘子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瘋橘子并收藏武逆焚天最新章節

甘肃1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