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記住【新筆下文學 www.gwqrmj.live】,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天啟歷549年,春

    西大陸,地中海和黑海之間的運河上,兩岸芳草萋萋。黎明時生成的露珠附著在草葉上,壓彎破節而出的莖干。

    一千年前曾是龍牙和槍焰領地的交界,也就是當年槍焰秉核隕落的戰場,現在密集的電波在該地區交匯。

    當太陽的光芒初照大地時,

    渦槳發動機驅動的龍衛兵突擊機甲,從地平線上出現,在兩岸模擬火力的激光炮臺阻擋下,快速穿插兩岸。宛如地球上鷂式戰斗機一樣,渦槳發動機在機械轉動下,能夠垂直起降。激光炮臺拱衛的移動基地核心很快被這些機甲們突破。

    當然,這是一場演習,西大陸希曼聯邦應對當下軍事技術變革做出的反應。

    千年前的槍焰秉核那用著爆燃發動機的初級機械與今天的重機械化龍衛兵機甲完全不是一個畫風的產物。(T34和現代三代主戰坦克的外形,就像武大郎和武松對比。)可時隔千年,槍焰秉核當時的戰術理念,在當下的時代中還是那么先進。

    漆黑的龍衛兵集群完成突擊后,又再次脫離戰場。

    半個小時后,大批機甲在演習區東部野戰戰場中依次降落。

    這些龍衛兵機甲,其流線形的黑色碳纖維外殼上全都標注著卷曲翼刀和鐵錘交叉的徽章。

    這是當年秉核留下的圣徽。旁白:1600年前秉核在一次優等試煉中隨意打了一個鐮刀金屬標志,現在這是秉核留下的為數不多圣遺物的其一。

    眼下使用槍焰秉核圣徽的兵團隸屬于大希曼聯邦西南部防御兵團的正規編制,并不是槍焰家族的私軍。西大陸的槍焰也用不著執著于一個家族化軍隊的名義。

    現在西大陸百分之六十的陸軍裝備都出自于西邊槍焰。

    在某些重要的行業,以芯片這類行業為例,現在三家相互競爭的巨頭,背后都有槍焰的背景。

    爍光公司:本部在圣索克原槍焰領地,前身就是原槍焰家族的芯片作坊。槍焰塵迦變革失敗后,圣索克收為國有,而后,圣索克亡國,則開始憑借技術再度發展成巨頭。

    蟹拳集團:在威斯特巨蟹港口,前身是秉核在威斯特的工坊。早年造潛艇技術起家,在威斯特被普惠斯合并,潛艇不具備競爭力后,則是徹底轉為電子設備工業。

    明塔集團:圣索克槍焰變革失敗后,槍焰一支則是來到當時的奧卡,在和同樣是機械制造家族的塔視家族聯姻后,在該地進行了電子工業建設。

    六百年前的大希曼第三帝國在核戰中完成對西大陸的統一后,這三家公司在市場競爭中達成了很多默契,并且互換股權。

    希曼聯邦第一代元首提出所謂的種族優源理念。雖然嚴重排斥了一些民族,但是另一方面則是大大強化了西大陸絕大部分民族,進而把西大陸那傳統封建貴族家族概念狠狠按下去一波。

    現代的槍焰家族,其實就是五百年前,在優等種族概念下,全西大陸多個槍焰分支捏合出來的工業聯盟。這個名為槍焰家族的工業聯盟在大希曼政權內有大量的席位,對軍事變革提出的意見非常有分量。

    ……

    回到眼下的演練場

    隨著菱形的艙門展開,一個身材勻稱的人從中跳了下來,而一旁的士兵則立刻對其敬禮。

    在回禮后,此人打開面前的電子屏幕。

    屏幕上的人物頭像區域,是轉動的菱形,而在名稱欄目則是用東大陸的文字寫著——絕宕。

    在通訊接通后。

    屏幕上的絕宕,對屏幕前的人問:“蘇,演習完了嗎?”

    屏幕前的人是蘇鴷,臉頰上還帶著法脈啟動后的亮痕。【此時在西大陸的名稱:繭生.涅翅。下面還是用蘇鴷】

    蘇鴷目光炯炯的點了點頭:“突擊戰術已經基本成熟,不過就算現在戰術成熟了,我們目前也只是緊跟東大陸那邊軍事發展。”

    絕宕:“哦,不用把自己逼得太過,據說,那位新生的圣長城,一直是把你當做偶像呢。”

    聽到這,蘇鴷默然不語。

    屏幕上的水晶色調變了一小輪后。

    絕宕切換了話題:“天騎士在這場演習中怎么樣。”

    蘇鴷在機場前的金屬走道停下了腳步,

    他回頭看了看身后正在跟著自己前進的,代號為天騎士的戰士們,然后對著屏幕點了點頭說道:“不錯,都是好苗子。”

    絕宕用頗為溫柔鼓勵的聲音道:“嗯,我就說,把這任務交給你,總沒錯的。”

    ……

    這里所謂的任務,就是組建新式進攻型部隊。

    與先前的東大陸一樣,西大陸的軍團這幾百年也都是處于移動基地模式下。

    千川在變革大戰爭中訓練新軍,一將難求的情況,西大陸也是一樣匱乏。

    人才,新式人才,絕不是韭菜一樣,隨便一道命令就能冒出來。

    全新理念的競爭氛圍沒有樹立時,一切都是零,沒有人知道該怎么做。當代西大陸軍團長全部都是根深蒂固的防守思維,這絕不是一日兩日能扭轉過來的。

    六百年前的戰將都是進攻思維,如果他們承接今日的新突擊兵團軍事理念,能如同白紙,然而這些當年勇的戰將,現在幾乎全部在維生艙中,

    西大陸的高層選將時,最終只找到了蘇鴷。

    六百年了,蘇鴷始終不愿意進入維生艙。

    ……

    蘇鴷看了看西邊又一次落下的太陽,頓了頓:“在第十五次再生前,我想去一下千川。”

    界面上代表融絕宕的水晶旋轉著,沉默了。似乎是在思考,又似乎是在否認。

    蘇鴷補充一下:“這個時代,軍事上、世界格局最重要的變化,莫過于東大陸548年發生的,我覺得我該記憶點什么。”

    與長生方案不同,永生方案是需要一次又一次再生,而每一次再生中大腦細胞會大量更替,理論上所有的記憶都會格式化,只有不斷重復記憶,才能保住最重要的部分記憶。然后呢,在再生結束后,對接電子芯片上自己寫的那些“日記”恢復成自己。

    永生方案是需要意志的。需要對自己的信心。當年的勝昭大帝選擇永生,其一生所作所為也的確讓他完成了部分記憶,可是呢,貫家這個內跳了,記憶懵懂的勝昭被按在臉盆中淹死了。故,那個時代起,只有蘇鴷走這條路。

    相對于猛士般的永生道路,躺在維生艙中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歸向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核動力戰列艦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核動力戰列艦并收藏歸向最新章節

甘肃11选五走势图